TED 演讲 | 可以把你的大脑给我吗?哈佛运动员揭示脑震荡危机

「可以把你的大脑给我吗?」如果你不知道我的故事,那就看似是个怪问题,让我与你们分享吧。

Can I have your brain? Now, it only seems like a strange question if you don't know my story so please let me share it with you.

演讲实录

我是克里斯•诺因斯基,如果你在过去的五年中曾遇见我,很有可能在我们交谈几分钟后,我问了你一个怪问题:「可以把你的大脑给我吗?」如果你不知道我的故事,那就看似是个怪问题,让我与你们分享吧。我在芝加哥郊区长大,是一名运动员,我很幸运地被哈佛大学录取踢足球。那就是我。毕业后,像大多数哈佛毕业生一样,我决定加入世界摔角娱乐圈。所以,那也是我。

QQ 截图 20180519071614

当然你还记得 2002 和 2003 年的 Monday Night Raw,我造成极大的回响,扮演大家喜爱的常春藤名校势利鬼克里斯•哈佛。对我而言,那角色非常完美。但不幸的是,我的头给拍挡布巴‧雷‧达德利的脚踢中了,我遭受严重的脑震荡。导致永久性的脑震荡症候群症状:持续头痛、难以入睡、抑郁、感觉迷迷糊糊。而在第一年里,我试图消除这痛苦,医生没给我需要的答案,所以我开始深入研究医学文献,发现了关于脑震荡原先未知的完整事实。

我决定为此写一本书,书名是「头部游戏:美式足球的脑震荡危机」,在 2006 年出版。但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不仅是脑震荡而已,有一种称为「慢性创伤性脑病」或 CTE 的疾病存在。过去只知道是拳击手的头受到重击而醺醉的现象。由于拳击手头部被多次击中,会导致他们的大脑开始损坏及退化。他们会有一些症状像记忆和认知问题、抑郁、冲动控制问题,及侵略性。基本上,我得知……我的受伤时间刚刚好,有两名前 NFL 球员,因为这种疾病而被研究。

结果证明他们都有 CTE。第一人是迈克‧韦伯斯特,50 岁已经患有失智症。第二人是特里‧龙,于 45 岁时自杀。匹兹堡的医学检查员决定查看他们的大脑,发现他们有这种病。我为此写了一章,以为人们会反应强烈。但令我震惊的是即使有前面两个阳性的病例,从来没有全国性的新闻报导足球界的这些 CTE 案例。这本书上架了,没多少事发生。有一天我在读报纸──当时是 2006 年 11 月 20 日,发现安德烈•沃特斯刚自杀。对足球熟识的人,像我就是看着安德烈•沃特斯长大的,他曾是费城老鹰队坚固的防守后卫,在 44 岁担任乙级足球教练时举枪自杀。

QQ 截图 20180519071638

报导中提及他的绰号是「肮脏的沃特斯」,以头先行防守而闻名,这使我想查查看他是否曾经谈及自己脑震荡的事。我找到沃特斯在 1994 年的一段话:「15 次脑震荡后我就不再数了。(撞了头后)我什么都没说,仅闻闻嗅盐提提神就又回球场。」我纳闷他是否也有 CTE,那会不会是造成他选择自杀的部分原因。所以我后来打电话给之前做两项研究的医生,我说︰「嘿,我认为你应该研究安德烈‧沃特斯。」他说:「我很乐意。但问题是,前两次死亡个案发生在我工作的郡,我的工作范围许可研究它们的情况。沃特斯在佛罗里达州去世,我没法处理。如果你想让我研究他的情况,就必须想办法让我取得他的大脑。」我说:「好的。如何取得大脑?」我绞尽脑汁,想到,何不打电话给法医?大脑现在应该在他那里。我打电话给佛罗里达州的法医,说:「嘿,你不认识我,但安德烈‧沃特斯的脑还在你哪儿吗?」他说:「是的,在这里。」我说:「好,你打算研究他有没有 CTE 这方面的问题吗?」他说不,当时他并不认为 CTE 是一种真正的疾病。我说:「好,如果你用不着,你介意把这个脑给我吗?」他说:「这样子吧,年轻人,我不能把这个脑给你。你需要得到他家人的同意。如果他的亲人许可了,我就把大脑交给你。」我说:「太棒了!」

接着我意识到必须找出他的亲人是谁,询问他们。结果是沃特斯 88 岁的母亲。我坐在那里,深吸一口气,想︰「真的要唐突地打电话给一个儿子刚刚自杀,88 岁的悲伤母亲吗?」我的内心挣扎着说:「不要这样做。实在太过分,会伤透一个可怜女人的心,她已经受够了。」但是,我脑海中有另一个声音说:「知道吗?如果人们正在因 CTE 而自杀,我们可以通过研究防止未来再发生同样的事,有时你要忍受痛苦,做一些极困难的事情。」所以我打电话给她。第一次,电话没人接听。第二次,电话没人接听,第三次……没语音信箱。第五次,有人接电话了。感谢上帝,沃特斯的家人如此亲切地接电话,回答说:「你知道吗,我们想知道安德烈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想知道在过去的五年中,他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所以,我们研究那个脑,事实证明他确实患有 CTE。他成为第三位被诊断患有该病的 NFL 球员。脑看起来就是这样。他处于轻度和重度之间。好的,我们有三名 NFL 的球员在这里,可能这需要更被重视些。也许当中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最终成立了「脑震荡后遗症基金会」,正式展开这项工作。我不仅是个打电话要脑的人,我还搜寻世界各地,尽我所能组成最好的研究团队。我们与波士顿大学、波士顿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科学家合作。

QQ 截图 20180519071658

我们启动了一个大脑储存库。原来,如果你想知道如何治疗退行性脑病,就必须从研究大脑开始。我们是目前世界上第一个专注于研究 CTE 的中心。以前并没有正式的研究。我们启动这个脑库,我的工作是为相片中间的安•麦基博士和脑库取得脑。我们还与鲍勃‧斯特恩博士、罗伯特‧坎图博士合作,我支持这梦寐以求的科学团队。我的工作就是要获取大脑。早年我非常成功。从 2007 年起我每天早晨阅读讣文。这是个艰难的生活方式,对我来说很难,更可怜的是曾经在过去 10 年中接我电话的那些家庭,被要求捐出他们亲人的大脑。早期的沉重工作使我精疲力竭,换个角度想,能否找到另一种方式,让人们自愿捐献大脑作这项研究?如果我们要在这个国家创造出捐赠大脑的文化,怎样才办得到呢?运动员去世后捐出他们的脑可否成为一种常态?我从捐脑的注册过程开始。我开始询问运动员可愿公开承诺捐出大脑供科学研究。计划始于 2009 年,早期承诺的人之一是前哈佛曲棍球运动员,当时在国家冰球联盟的诺亚‧韦尔奇。起初,人们才开始慢慢理解这事。所以当头版新闻出现:「诺亚‧韦尔奇将大脑奉献给科学」之后的第二天,他走进更衣室,一个队友把他拉到一边说:「我听说你把大脑捐献给科学研究。」他说:「是的。」他说:「哇,你会错过多少场比赛?」真实的故事。

但我们非常成功,已经有超过 2,500 名运动员承诺。他们得到一张可放在钱包的大脑捐赠卡。这张是我的,显然我是一号。我会捐出我的大脑。我们很幸运有像布兰迪‧查斯坦,她是女子足球的偶像;全国运动汽车竞赛协会的戴尔‧恩哈特;尼克•布尼康蒂就在两周前许诺捐出他的大脑,入选名人堂的他已被诊断出患有失智症。这真是太棒了,棒在它改变了我们获得大脑的方式。现在我不用向外打电话,却有更多的家属打电话给我们,我们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所以我现在能专注于获取信息,弄清楚我们如何治疗,以及预防的方向,所以我的生活变得轻松多了。这只是这些年来我们获得的头条新闻中的一部分,关于承诺捐出大脑的运动员们。我们研究脑所获得的知识才是问题。一开始脑库研究的这病世上只有 45 例。从那时起,我们已经获得了 500 个大脑,其中 300 多人被发现患有 CTE。从这个角度看来,从我们开始到现在,国外研究过的脑不超过 100。而我们的发现非常骇人。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看过七月份「纽约时报」的头条。我们最近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最初 111 名被检查的 NFL 球员,有 110 个确诊为 CTE 阳性;我们看过的头 53 名大学足球运动员中,48 人有这病。这是我非常担心的事情。

QQ 截图 20180519071722

所以现在,我非常专注于能做些什么来治疗这病?我们仍然无法为活生生的人诊断 CTE,在未来五年内我们无法找出药品治疗方案。这是一场漫长的战争。我们的脑震荡后遗症基金会,不仅促进寻找治疗方案,那是长期的工作;短期看,我们要能够预防这疾病,我们能够预防这疾病,只要不再让人脑常常受撞击。坦率地说,我们不要再让儿童的脑袋受到撞击。事实证明,让一个五岁孩子的脑袋每年被撞击 500 次并不是个好主意。那会引致这病。所以,我们有很多任务作要做。我抱着极大的希望我们正朝向治疗这病的方向迈进。希望你们现在更了解我的故事了。我们现在已彼此了解多了些,这个时刻我要问你︰「把你的大脑给我,好吗?」非常感谢。

谢谢!

QQ 截图 20180519071746

▲Chris Nowinski 博士是一位常春藤哈佛足球运动员,WWE 职业摔角手以及神经科学家。

注:图片来源 TED 视频

本文转载自:药明康德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天空网络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天空博客-网络达人聚集地
原文地址《TED 演讲 | 可以把你的大脑给我吗?哈佛运动员揭示脑震荡危机
分享到:更多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

网友评论(3)

不可以
残影 3周前 (2018-05-30) 回复
我喜欢ted 这个真的是一个知识的来源,工作之后没时间学习。
过滤沙缸 3周前 (2018-05-29) 回复
谢谢博主热心的分享好东西,支持下,欢迎回访下我的网站,看能不能交换下友链
bt110 4周前 (2018-05-2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