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渔翁反思漏网大鱼

【新闻事件】:今天著名生物技术投资人 Bruce Booth 发表博文反思 Atlas VC 过去 10 年错过的两个重要投资机会,肿瘤代谢公司 Agios 和 CAR- T 先驱 Juno。这两个企业初创时 Atlas 都有机会参与,但因为种种原因错过机会。这包括技术原因如对项目成功率的误判,也有企业文化原因如不愿加入过多投资者参与的早期项目。Agios 成立不到 10 年已经上市一个首创药物,第二个也递交了 NDA 申请,现在股票为 A 轮时的 30 倍。Juno 也是创立不到 10 年,今年被新基以 100 亿美元收购,为 A 轮价值 22 倍。

【药源解析】:新药早期项目的不可预测性广为人知,去年福布斯那篇回顾 Keytruda 开发历程的长文是一个很好的个例研究。这么重要的药物一直怀才不遇,先灵葆雅和默沙东的老渔翁多年对其视而不见。事实上多数重要药物都是长期站在灯火阑珊处,某个偶然的蓦然回首才被发现。尽管新药偶然性极大但因资源限制 VC 不可能什么项目都投,新药作为一个行业到底应该向广种薄收还是应该向宁缺毋滥倾斜现在也没有统一认识。2014 年《自然药物研发》曾发表一个模型,认为现在制药业容忍的假阳性率太低,应该冒更大风险。

任何真正创新药物的成功几率都很小,潜在阻力都有无数。精算成功率几乎没有可能,即使老江湖误算也是常事。但是优质项目还是有一些共同特征,主要是技术的颠覆性和团队的执行力。CAR- T 对晚期肿瘤患者起死回生的神奇疗效史上少见,即使前面有九九八十一难也会吸引足够的资源和人力去克服。细胞因子风暴、脑水肿、生产配送这些高难度技术问题都短期内先后解决。Agios 的团队是肿瘤代谢领域领导者,即使 KDM2 失败还有 IDH。投资乔布斯去喜马拉雅造电梯,即使电梯造不成也能开辟其它新工业。只要路线对了头,细节最终都可以弄清楚。

当然细节也是小鬼盘踞的地方,这也是难以精算一个项目是否会成功、何时能成功的主要原因。Agios 创建时的核心资产是 KDM2 抑制剂、一个自噬抑制剂老药羟氯喹、和 CPT1C 抑制剂,但后来这些项目都自生自灭了。真正成功的项目是公司成了两年后才出现的 IDH,要预测这个结果确实需要一些信仰。Juno 过去几年的过山车也是够惊险的,临床试验两度因病人死亡被叫停。如果没有 Carl June 及时发现 IL6 抗体 Actemra 对 CRS 的控制,现在 CAR- T 什么时候能上市还不好说。这些事神仙也难以预测。

还有一个因素回头看比当时要清楚很多,即过去 10 年支付审批政策开始向以肿瘤为代表的专科病药倾斜、而对常见病药物越来越不友好。当年与 Agios 竞争的是以减肥药为主业的 Zafgen。2007 年虽然糖尿病、减肥已经开始失势,但很少人会预测减肥药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当时 beloranib 被福布斯列为可能改变世界的 6 大药物,与 KDM2、羟氯喹比处于绝对优势。当然说一千、道一万错过这样机会还是令人沮丧。Atlas 不是唯一错过优质投资机会的投资者,巴菲特回顾自己投资失误说有时他本应该写支票但却在嘬手指头。老牌 VC Bessemer 有一个所谓 anti-portfolio,即错过的优质投资机会,其中包括苹果、特斯拉、谷歌。不过正如博主所言他们还是投对了很多公司,虽然错过了朝阳但赶上了星空。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天空网络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天空博客-网络达人聚集地
原文地址《老渔翁反思漏网大鱼
分享到:更多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

网友评论(0)